警察热线是假号码?北京新闻:数字标记不能欺骗|标记|数字|欺骗
2019-10-31

    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来电显示被升级为不仅显示号码的位置、操作者信息,而且显示特殊的“标记”,如广告、骚扰和欺诈电话,这便于用户选择应答。但同时,也有恶意标记。最近,中央电视台报道说,一些公共服务单位甚至政府部门的电话被标记为“欺诈号码”和“骚扰电话”。广西公安局在名为“摸宝电话”的移动应用程序中显示为“诈骗钓鱼”,而在“搜狗号通”的移动应用程序中直接显示为“诈骗”。河南公安局一批被360名手机警卫认定为“骚扰电话”。毋庸置疑,在虚假电话不断推广的背景下,“打号”反骚扰工具值得肯定,但其技术漏洞和监督缺失也应引起警惕。例如,该平台缺乏对标号真实性的审计机制,并且存在诸如“非常随意”和“将责任留给用户”等问题。如果每个人都可以随意标记,那么它为恶意标记提供了空间。一些献血热线、举报电话和各地公安部门的电话都被贴上了“钓鱼欺诈”和“骚扰电话”的标签,这证明了这一点。可以预见,一些企业也将使用这种“黑色技术”来标记竞争对手的客户服务电话为“骚扰”或“欺诈”。如果被恶意贴上标签,公共部门的电话可能会被延迟。即便是个人电话,也要让别人“标记”,有侵犯知情权的嫌疑人。《网络安全法》规定:“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具有收集用户信息的功能的,其提供者应当向用户表示,并征得用户的同意。”一些手机软件号码标记服务显然违反了这一规则。根据APP设计的许多规则,用户在错误地或恶意地标记号码后,还可以找到号码标签的来源,但是用户需要向平台支付一定的费用。由于“数字标识”已经成为一种有偿服务,软件供应商和平台有义务保护用户的权益,他们应该有合理的技术手段和健全的审计机制来保证标识的真实性。换句话说,用户号码标记不正确并且需要上诉并花钱取消是否合理?如此高的权利保障门槛,也有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嫌疑。号码标识不应该是灰色地带,伴随而来的“恶意标识”问题不应该离开有关部门的监督,而应该受到法律的监督,以提高服务提供者的技术水平,建立审计机制,保护电话用户的合法权益。韦纳在大数据时代,数字标签的审计操作在技术上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,服务提供商应该承担的经济成本不应该传递给电话所有者。马丁明(媒体人)主编:严宏亮